【周翔】最讨厌的事

*梗来自韩漫

*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夏休期,全队加练

 

 

 

孙翔最讨厌的事就是接吻。

因为他一接吻就会变身!不是变身奥特曼什么的拯救地球,而是变成一只狗!

孙翔家世代遗传着一种病,只要和别人接吻,从此之后的每天凌晨都会变成狗。

这一点儿也不帅!简直逊毙了!

然而,他最不喜欢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孙翔上完厕所想要出去,发现周泽楷挡住了他的出路,站在那似乎正踌躇进不进来。孙翔最烦他磨磨唧唧的娘儿们样,刚想往旁边一点让他进来时,不料踩到水坑,脚滑了一下倒向周泽楷。周泽楷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接住他。然而孙翔先一步撑住了墙,并因为惯性亲上了枪王的嘴......周泽楷的脸涨得通红,一把推开孙翔,厕所也不上了,风一般地逃走了。

孙翔有些无语,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杵在那!

不是,他和周泽楷,嘴对嘴,亲上了?!

孙翔冲回房间倒在床上,半信半疑:他今天晚上,真的,会违反自然规律地,变成狗?作为母胎solo,他从来没和人亲过嘴,自然也没变过身。

可是今天为什么那么倒霉!

晚上,孙翔以肚子疼的理由拒绝了江波涛的撸串邀请,虽然轮回众人都有点疑惑,可见他冷着一张脸,也不敢直接问。

江波涛有点担心:“小周,反正最近你要减肥,不如你留下照顾小孙吧。”

周泽楷一口回绝:“撸串。”

所以轮回众人还是一起出去了,只留下孙翔在房间里忐忑不安地等着12点的到来。不一会,12点的钟声敲响,屋里只剩下一只狗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孙翔立刻回到屋里给姐姐打电话。如果昨晚12点之前他还怀着一丝侥幸,在经过一晚之后全部变成了恐惧,他可不想永远做一个会变身的怪物!

“姐,我昨晚变成狗了,怎么办啊?!!”

“和谁接吻了?你不是没有男朋友吗?”

“现在那个重要吗?!!”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先别急,还是有办法恢复原状的......”

听完了,孙翔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原来还有救!

“话说你是什么狗啊?萨摩耶?哈士奇?阿拉斯加?”

孙翔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我二。想着昨天跳上洗漱台看到的样子,孙翔更坚定了破除诅咒的决心:绝对不能让杜明那群人见到!

做完日常训练后,孙翔把周泽楷叫到了外面。

“那啥,昨天不好意思了啊,为了赔罪,晚上请你出去吃夜宵。”

“算了吧。”周泽楷答得很快,

“别啊,毕竟是我脚滑的嘛。”

“没关系。别在意。”周泽楷一幅不想再说的样子。

“不行,我心里过意不去,你就让我请你一次吧!”

“约了人,pk。”周泽楷心想,这下应该不会再强迫我了吧。

“正好,pk之后不是饿了嘛,出去吃一顿。说定了啊,到时候去你房里找你!”

“不......”周泽楷新鲜少有拒绝人的经验,所以只能让这个不字飘散在孙翔快速离开而卷起的气流中。

孙翔想,周泽楷果然讨厌我,连我请他吃饭都不肯赏个面子。

他会这么想是有缘由的:某次国王游戏他们两个被指令去买零食,周泽楷一直走在他前面,他想赶上并排走,周泽楷就走得更快;俱乐部组织员工大扫除时,明明是他们俩被分到一起,周泽楷却硬是和吴启交换去扫厕所了;还有,最重要的是,有次他无意中听到周泽楷在说他坏话。

一开始是江副的声音。

“小周,明天开始让小孙坐你旁边怎么样?毕竟你们要组搭档,平时坐这么远也不好交流嘛。”本来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有点高兴,是啊,他们中间隔了个吴启,有时不懂周泽楷的战术意图还要伸头看他屏幕,太麻烦了!

“......有点,不方便。”啊?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为什么?”他也想问。

“嗯,就是。”等了半天就等到这句话。为什么他要从一个根本不熟的人那里听到这种话!

孙翔有点委屈,有点难过。可他转头又安慰自己,翔哥来这儿是要拿冠军的,才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

当天晚上11点半,孙翔和周泽楷坐在小饭馆的角落里吃饭。孙翔一个劲地给周泽楷夹菜,看在你等会要被狗亲的份上照顾你一点好了。

如果以人的姿态和别人亲吻,就要以狗的姿态和那个人再亲一次才能解除诅咒,这是姐姐告诉他的。孙翔也提前做好功课,网上搜索周泽楷,“最喜欢的动物”一栏显示的是狗。那一切就简单多了,只要在12点之前去饭店旁的小巷子里,然后打电话让周泽楷过来,接着......就可以恢复原来潇洒的翔哥了。

可等到实施的时候,他才发现一切远没有那么简单。

“周泽楷,过来过来!靠近一点!”孙翔汪汪叫。

周泽楷走进巷子里,还没看见孙翔,就看到一只小柴犬站在三四个啤酒筐垒成的高处对着他直叫唤。周泽楷看到小狗就走不动路了,为了看得更仔细些,就走上前站在一米远的地方,弯下腰观察它。

这样不行啊,太远了够不到。

孙翔想了想,原地转了一圈,摇了摇尾巴。

周泽楷没动。

孙翔想也许他喜欢安静一点的狗,于是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样子,温顺地(?)看着他。

周泽楷噗嗤一笑,还是没动。

孙翔学起狗撒娇的样子,往地下一躺,白花花的肚皮朝上,四肢敞开来。

周泽楷明显有动摇了,往前走了两步,手刚要触摸到它的小肚皮,想了想又犹豫地放下了。

孙翔等了一会不见动静。他不耐烦了,真是一个墨迹的男人。孙翔翻起身来,后退几步,冲刺加速,往前一跃......“吧唧”摔到了地上。

周泽楷有些担心,这么小的狗,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受伤吧。难道真的很想亲亲抱抱举高高?虽然是很想这样做,但是他对狗过敏啊。一直以来,他想亲近小狗狗的时候又不得对它敬而远之,心里别提有多煎熬了。

也许是作为狗的本能起了作用,孙翔落地时翻滚了一下,缓解了巨大的冲力。可后腿依然崴了。孙翔很挫败,伸出舌头舔起了受伤的地方。见计划没有实现的可能了,他只好放弃,一边伸出舌头喘气,一边一瘸一拐地走了。

周泽楷的心里产生了小小的内疚,刚才如果接住它,它也许就不会受伤了。之后寻孙翔无果,打他手机关机,周泽楷只好一个人走回俱乐部。回去的时候买了一瓶红花油。

 

第三天,周泽楷在训练室没有看到孙翔,江波涛说他请了一天假,说是脚崴了。周泽楷有点奇怪,怎么他也崴了脚?为了关心搭档,周泽楷到孙翔宿舍看望他。

“队长?有事吗?”孙翔把着门,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

“没事?”

“哦,你说我的脚啊,反正去过医务室了,医生说只是软组织挫伤,没有骨折。不过要在床上躺一天,和你加练要停一次了。”

“没事,以后,补。”

孙翔噗嗤一笑:“原来你也这么认真啊。行啊,以后补回来!”

孙翔见周泽楷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疑惑地看着他。

周泽楷有点尴尬,想要一走了之。但又想想自己作为队长兼搭档,于情于理都要关怀一下新队员,让他早日融入轮回大家庭。平时这个新攻坚手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此时未尝不是一个关心他让他感受到温暖的好机会。

周泽楷抑制住拔腿离开的冲动,硬着头皮说:“进去,聊聊?”

孙翔有些惊讶:他跟周泽楷有什么好聊的?

不过现在的孙翔已经知道了队友的重要性,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于是打开门给他让路。

周泽楷此时才看到孙翔受伤的那只脚踝,肿得老高,充血,血管狰狞地爬在上面,触目惊心。

周泽楷吓了一跳:原来这么严重!

关上门,孙翔扶着墙,缩起受伤的那只脚,扶着墙,一步一步跳着走。

周泽楷赶紧搀着他,把他扶到床上坐着。

周泽楷看得有些心惊:“怎么回事?”

孙翔当然不能老实答啊:“就是从楼梯上跳空了。”

周泽楷沉默了,他是知道孙翔有这个“毛病”的,经常长腿一迈就跃过六七级台阶。一开始他觉得没什么,但后来看见孙翔玩出了花样,频频做出危险动作,虽然最后都有惊无险。苦于他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几次想提醒又不好出口,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让他吸取教训。

周泽楷皱着眉:“下次,不行。”

孙翔心虚极了:“不跳了。”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一个不知道怎么说,一个不知道说什么,尴尬在屋里蔓延。

就在孙翔忍不住要提醒周泽楷应该去训练了的时候,周泽楷递过一瓶红花油:“给你。”

孙翔:“啊?哦。”伸出手来想接过去。

周泽楷往回一缩:“帮你擦。”

问过孙翔的伤情后,周泽楷想问问他脚崴了平常要注意什么,有什么忌口的,是不是不能下床,组织语言花了他很长时间,发现还是无法很好地表达出来,于是放弃了。他决定身体力行地帮助他。于是周泽楷把红花油拿出来,想给他擦药。

孙翔赶紧拒绝:“不用了队长,我自己可以的。”

周泽楷刚想说什么,却突然打了个喷嚏,又打了个更大的喷嚏,他赶紧捏着鼻子抽了一张纸捂住了之后的第三四五个喷嚏。

孙翔惊奇:“没事吧队长?你感冒了?”

周泽楷摇摇手,缓了缓,突然倔性发作:“帮你擦。”

孙翔心里疑惑:为什么非要帮我擦药啊?你不是讨厌我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再拒绝也很尴尬,于是孙翔把伤腿伸了出来。

周泽楷打开瓶盖,倒出一些,把红花油推拿在肿胀的地方。

沉沦在挑战赛的时候,孙翔其实是羡慕过周泽楷的,同样是一人战队,为什么他就能把轮回拖到冠军的位置,而自己却不行呢?羡慕的同时又有点瞧不起他,为什么都成了拥有冠军的人了,在媒体上还是那么唯唯诺诺,一点也不气派!经过挑战赛决赛后,他才发现根本没有一人战队这种说法,就算是叶修,也是最大限度利用同伴创造的条件才获得最终的胜利。来到轮回后,他才发现也许只有胜不骄败不馁、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才能像周泽楷一样带领轮回夺取两冠。

也许,他是要向周泽楷学习的。

而现在,他想要学习的对象、他的搭档,在帮他认真地擦药。

枪王的睫毛又长又密,在面颊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如蝶羽一样在轻轻颤动。他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左手四个手指指腹有大小不一的茧子,碰着伤处痒痒的。

孙翔盯着枪王的手看,连钻心的疼痛也忘记了。

孙翔不说话了,周泽楷倒是主动开口了:“昨天?”

“......昨天我有事就先回来了,没跟你打招呼不好意思啊。”孙翔又心虚了。

“以后,说。”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

“哦,知道了。”孙翔想不会是昨天他找不到人着急了吧,原来周泽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他嘛。也是,一个讨厌他的人是不会来看他还给他涂药的。

正想问周泽楷为什么说跟他在一起不方便,周泽楷擦了擦手站起来:“中午,带饭。少走路。”

“哦,谢谢啦。”孙翔想还好没把那件事说出来,这不就暴露他偷听的事了嘛。这种事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解除诅咒比较重要。

孙翔打算好了,先了解周泽楷详细的作息时间,变成狗以后就可以伺机亲他了。

中午向送饭的杜明打听了一下,孙翔得知经理有一份详尽的周泽楷健身计划表。被承诺三天伙食全包,杜明才答应问经理要一份来。孙翔美其名曰:为日后健身做准备。经理心里美滋滋:轮回第二大摇钱树指日可待!于是大手一挥,复印了四张给他。

孙翔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有点肉疼。每周六他们有一天休息时间,周泽楷拍完广告点回来后11点了还要做哑铃屈肘和划船练习,他累不累啊......不过那段时间是自主练习,没有教练在,正好可以下手。

 

可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因为第二天就是周六,而他的脚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这已经是他变成狗醒来的第四天了。

崴脚那晚回来在草丛里解决三急,睡觉时总喜欢趴着还经常压到伤腿从梦中惊醒,晚上肚子饿只能喝牛奶充饥,孙翔这几晚过得实在很憋屈。

他本打算今晚赶紧解除诅咒恢复自由身,难道还要等到下周六吗?!

孙翔用笔电清着小怪打发焦虑,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

周泽楷风尘仆仆地进来了,脸上还带着妆。

“周泽楷你不是去拍广告了吗?”孙翔有点惊讶。

“拍完了。”其实是赶完的。昨天他端水给孙翔泡脚,孙翔说很舒服,今天换个人总觉得不放心。

周泽楷倒了热水,试试水温,再加入有利于活血化瘀的中药,最后才把盆放到孙翔面前。

孙翔让双脚沉在水中,突然说:“周泽楷你有点像我妈。”......其实是想感谢他的。

周泽楷想了想,嘴角向上一勾:“叫爸爸。”暗示之前pk孙翔输给他的事。

孙翔经不起激:“哼,等我伤好以后还不知道谁叫谁爸爸呢!”

周泽楷不动声色:“呵呵。”

孙翔悻悻地把脚擦干净了,架到被子上。

他以为周泽楷倒完水就走人,没想到他又回来站在床边:“按摩。”说着手就要放到他脚踝上。

“哎,等下。”孙翔一惊,下意识就要躲避,还好周泽楷提前用手垫了一下,不然就要撞到墙造成二次伤害了。

孙翔还是抗拒,涂药就算了,按摩那是亲密的人之间做的事吧。

周泽楷是做过功课的,脚崴的人前两天不能按摩,会加重疼痛,但是第三天可以适当地揉搓帮助血液流通,也有利于消除肿痛。作为一个有始有终的男人,他一定要帮助孙翔早日康复。

看孙翔还是闹腾,周泽楷无奈地看着他,脱口而出:“听话。”说出口才觉得不妥。

还好孙翔没有像往常一样炸毛。因为他此刻看着枪王的眼睛,脑海里浮现四个字“目似点漆”,然后暗骂自己发神经。孙翔不想再纠缠,于是把脚放下来,转过身趴在床上。

周泽楷的大拇指以脚踝肿胀处为中心,离心性地往各个方向按揉,手法轻巧。然后又加了一只手,两只手交叠,轻轻地揉搓整条腿。局部和整体交替进行,手法十分娴熟。

在此期间,周泽楷又打了几个喷嚏,咳嗽了几次。孙翔有点过意不去,就对他说要是感冒就去看医生吧,见周泽楷只是摇摇头不说话,孙翔只好作罢。

过了一会儿,孙翔被按得舒服极了:“周泽楷你是不是很有经验啊?”。

“有弟弟。”接着就不肯再说了。

孙翔悟了,肯定是弟弟打篮球什么的伤着了,他照顾多了就有了经验。难怪这么照顾他,原来是把他当弟弟了。

孙翔趴在那无所事事,脑子里想七想八,不知怎么又绕回到周泽楷以前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事上去。可他这两天和周泽楷相处起来没什么障碍啊,周泽楷也没表现出哪里“不方便”。

自从他脚伤不方便下床,周泽楷就三五不时地往这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就当他是关心队友吧,可这行动力也太超群了,往往他刚想喝水一杯热水就端到自己面前;想上厕所,他二话不说扶起自己就走;更不用说三餐几乎都是他带的。作为队长也太负责了吧,他是脚崴又不是残废了,弄得他挺不好意思的,当然也不是不感动的。

“对了,你之前为什么躲我?”孙翔觉得相处的话还是要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

周泽楷思考该如何回答,说我对狗过敏,而你身边不知为什么总聚着两三条狗狗吗?说靠近你也像靠近狗狗一样鼻子会不受控制地发痒的吗?说一开始迎接你的时候和你握手,之后皮肤就起了红点,被经理说了一顿以后就躲着你吗?他直觉这些都不能说。

孙翔等了一会没声音也就作罢:“好了没?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看你老打喷嚏,还是注意一点吧。”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周泽楷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对不起。”对你隐瞒了这件事。

周泽楷有预感,如果告诉他,那以后躲着的人就要便成孙翔了。想象了一下看见他就跑的孙翔,周泽楷心里有点不舒服,所以就让他误会吧。

“没事,都过去了,大家以后还是好哥们儿。”孙翔以为他在为之前一直躲他的事道歉。

“走了。”周泽楷结束按摩起身准备回去了。

“拜。谢谢你了啊。”孙翔知道他寡言的个性,不答那就是默认了呗。

孙翔无意中瞥到手机上的时间:11:50。

“周泽楷!”

周泽楷冲进来,还以为他从床上摔下来了。

“那个,你什么时候晚上自主练习啊?就是健身。”

“明晚。”

没等他高兴,周泽楷一句话就泼了孙翔一头冷水:“江,一起。”

可他随即安慰自己,不就多了个人吗,小心一点就是了。

 

第五天晚上11:55,孙翔躲在健身房外的柱子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周泽楷怎么还在教江波涛划船啊,都教了10分钟了!

“孙翔。”一声呼唤清晰地在耳边响起,孙翔吓了一跳,转头去看,原来是杜明。

“干什么呢?在看队长队副秀恩爱啊?”

“他们是一对啊?”孙翔没直接回答。

“你不知道吗?我们正副队可是轮回的营业cp。”杜明一本正经。

“哦。”刚好的脚踝似乎传来钝钝的痛感。

他三言两语打发走杜明,然后在厕所变成狗,把衣物什么的叼到他带出来的书包中,迈着小碎步来到健身室外一瞅,只剩下周泽楷在那做划船。

趁他躺下来时亲一口就跑。孙翔小心翼翼地绕到他背面,伺机而动。

正当他看准一个好时机就要扑上去时,江波涛的声音响起:“咦,这儿怎么有只狗?”

周泽楷闻声停下,顺着江副指的方向一看,这不是之前崴了脚的小柴犬吗?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确信,他也说不清楚。周泽楷高兴极了,简直就想抱住它亲一口,这就是缘分呀!江波涛倒是一把抱起没来得及跑掉的柴犬:“真可爱。怎么跑进来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有点嫉妒想抱就能抱的副队。可见它已经痊愈了的后腿,又十分欣慰。

江波涛抱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觉得它放弃抵抗闭着眼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十分有做表情包的潜质,赶紧叫周泽楷帮他照了几张相,还摆弄小柴犬的小短腿凹了很多造型。照完相还不过瘾,江波涛抱着它举高高,见它一声不叫不免又有些无趣,于是把它抱在怀里对周泽楷说:“虽然你对狗过敏,但不严重嘛,摸一下应该没关系的。”

周泽楷眼睛一亮,伸出手来试着摸了摸柴犬的耳朵尖。柴犬对着周泽楷汪汪叫了几下,尾巴摇了摇。

江波涛:“它好像很喜欢你嘛。”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骚骚柴犬的下巴,它闭着眼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

周泽楷停手,柴犬还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他,似乎在问他为什么不摸了。

周泽楷的心都要被萌化了,心一横,作势就要把狗狗接过来。江波涛一惊:“你不要命啦,上次经理说你的都忘了?”

周泽楷犹豫了,江波涛趁机把狗放下,赶跑了。

孙翔一边跑一边恨恨地想:“江波涛我记住你了。”坏了我的好事还拍我的糗照,以后分组战别怪我揪着无浪往死里打!

健完身回去后,周泽楷给江波涛发了条私信。

一枪穿不了云:江,照片。

无风不起浪:👌马上把文包发给你

一枪穿不了云:嗯⁄(⁄ ⁄•⁄ω⁄•⁄ ⁄)⁄. 

正在此时大群刷新消息的提示框出现了,江波涛一个手滑就错屏了。

无浪:【柴犬裹紧毛巾.jpg】【静静地看你装逼.jpg】【眯缝眼.jpg】【一只嘴被捂住.jpg】【微吐舌头.jpg】【凶狠看你.jpg】【一脸不耐烦.jpg】【生无可恋.jpg】

夜雨声烦:o(*≧▽≦)ツ哈哈哈哈哈这狗也太逗了,正好做表情包,我就保存了,谢啦江波涛

夜雨声烦:突然想起前两天的摔柯基事件,有点害怕【裹紧我的小被子.jpg】,江波涛这是哪儿的狗啊,你没虐待它吧?你要虐待它我可跟你没完啊,下次跟轮回打出个10:0可别怪我啊

枪淋弹雨:黄少手速够快啊,这么快就做好表情包了,明天发我

流云:我也要我也要

索克萨尔:少天,郑轩,小卢,睡觉

无浪:黄少你开玩笑了,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虐待它呢,俱乐部里看到的,也不知道怎么跑进来的,看起来不像野狗,最后放它自己回家了

无浪:其实我错频了

独活:挺可爱的

鸾落音尘:( ^ω^)可爱+1 好想养一只哦 但是俱乐部不给养狗TAT

生灵灭:可爱+2 小戴,刚才我去查房时你不是已经睡了么?

沐雨晨风:可爱+3 呵呵,小戴好走不送。我也保存了,谢了@无浪

飞刀剑:蟹蟹@无浪

冬虫夏草:小鳖你有没有发现这狗有点像一个人?@一叶之秋

飞刀剑:你才发现啊@一叶之秋

冬虫夏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啧啧@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像你妹!

屏幕这边的孙翔额上的触角都要伸出来了,你才柴犬你全家柴犬,变成柴犬是我乐意的吗?

飞刀剑:江副,你原来要发给谁?@无浪

一枪穿云:我。

周泽楷的出现让整个群都静默了三秒钟,接着一大群“求前排合照留影”的消息刷了出来。周泽楷退出来打开孙翔的聊天页面。

一枪穿不了云:没睡?

一叶之很多秋:气饱了 (╬ ̄皿 ̄)凸

一枪穿不了云:别生气=\( ̄ ̄*\))

一叶之很多秋:……

一枪穿不了云:生气不好。

一叶之很多秋:算了,这次就饶了他们

一叶之很多秋:那个,你是不是对狗过敏?

一叶之很多秋:粉丝群里有人说的,我就问问

今天江波涛说周泽楷对狗过敏的时候,他当时没仔细想,事后联系周泽楷之前的种种诡异行为,一切都有了解释。因为过敏,所以周泽楷对狗,对自己都敬而远之。所以他躲我其实是我的锅?

一枪穿不了云:是的。

一枪穿不了云:怎么了?

周泽楷等了半天没见回信,有点奇怪,其实他还奇怪今天孙翔的发信速度比往常慢了许多。

难道是脚又疼了?

周泽楷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于是他决定去看一下孙翔。

当他打开孙翔的门,有了一种关上再开一次的冲动。刚才还只存在图片里的小柴犬,人模人样地坐在孙翔的电脑椅上,脖子上挂着耳机。电脑屏幕上的画面赫然就是一枪和一叶的聊天记录。门打开的瞬间,它把垂在桌上的头抬起来,扭向门的方向。

一人一狗目瞪口呆.jpg。

周泽楷一个喷嚏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孙翔一个虎跃跳下椅子,结果被耳机线绊住摔了一个跟头。慌慌忙忙地把耳机一扯,跳到床上钻进被窝里不肯出来了。

周泽楷:excuse me??????????????

震惊过后,周泽楷的大脑恢复了运转。他迅速梳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发现只要代入孙翔=柴犬的等式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天去小巷子只看到柴犬,为什么靠近孙翔就会过敏,为什么柴犬会出现在俱乐部里等一系列问题。但是为什么都在晚上呢?难道是怕我们发现?他是外星人还是人类?是狗成了精?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嘛?想着想着就漫无边际了。

算了,还是先安抚好他吧,周泽楷来到他床边,想开口让他出来,捂这么紧会闷死的。可是说出口却变成了:“孙翔......是你吗?”

小小的一团包子没有动。

周泽楷很是无措,他头一次遇到这种事,脑子里乱乱的,一再告诉自己:这是孙翔。

周泽楷的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

杜明他们请孙翔帮忙做什么事,孙翔从不拒绝。让他帮忙抽个卡,抽到了SSR,杜明他们高兴极了,孙翔脸上端着,转过头去就悄悄地笑了,连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国王游戏被人指定去买东西,二话不说就跟着自己出门了,不像吴启,总是赖皮。

和自己对战pk,一开始还咬牙切齿点对战申请要和自己再来一遍,慢慢地对战次数多了,竟然遵守了一天一次的对战规定,输了便和自己一起回宿舍。有一次他房间没关严实,往门缝里瞟了一眼,他居然在看复盘记录,于是站住脚,看他的屏幕上是刚才pk的上帝视角。他戴着耳机,时不时地往回倒着,嘴里念念有词。

孙翔不知道自己躲他的原因,却不计前嫌地要和自己做“好哥们”。

明明是想感谢他,却嘴笨。

自己打喷嚏的时候还总是若无其事地关心他。

这样的孙翔,自己应该和他共同分担,无论真相如何。

周泽楷的内心慢慢地平静下来。

“......没关系。不介意。”无奈实在口拙,又没有什么安慰人的经验,周泽楷只好把那天的话重复了一遍。

包子还是没有动。

周泽楷张了张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只好在他床边绕圈圈,思考怎样才能让他出来。

还是一把掀开好了?

就在此时孙翔一把把夏被掀开,伸出舌头喘气。他刚才在里面憋着一口气不敢喘,就怕周泽楷吓得出去把大家都叫来围观。

还好他没走。

孙翔拿来平板,开机写道:你不怕?

周泽楷不假思索:“你是孙翔呀。”意思是你是孙翔,我们相处那么久了,你变成什么样还是孙翔,所以没什么可怕的。

孙翔有点感动:“不许说出去!”

周泽楷:“不说。”想说也得点好嘴上的技能呀。

孙翔想到他过敏的事:“你离我远点。”

周泽楷没说话也没动。

孙翔:“你不是对狗过敏吗?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会死人的。”

周泽楷哭笑不得:“不会。不严重。”

孙翔松了一口气:“那这事就当是我俩的秘密了啊。”

周泽楷点了点头,立马过去把门锁上。

孙翔有点兴奋,想起爸妈看的神剧里地下党接头的画面。

安静下来后,孙翔觉得有些尴尬,他还是第一次在周泽楷知道的情况下以狗的形态和他相处,四只爪子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坐着不舒服,两条后腿站不稳,四肢着地又很羞耻,额,还是趴着最舒服。

周泽楷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

孙翔瞪他一眼,脸却悄悄地红了。还好我有毛挡着,孙翔想。

周泽楷想还是不要告诉他变得通红的耳朵尖好了,因为还挺可爱的。

周泽楷迟疑道:“你是......人?”

孙翔不屑:“废话!”

周泽楷某处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继续疑问地看着他。

孙翔写: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明天再说!

周泽楷:“现在,能变人?”

孙翔摇摇头:“要等我睡着醒来的那一刻才能变回人。”

周泽楷迟疑:“今晚......一起睡?”

孙翔吓一跳:“你说什么?”

周泽楷:“锁。”

孙翔想了一会理解了,哦,这个房间是从里面反锁的,他以狗的样子没法上锁。以往他都不锁,其他人也是敲几下门就进来了,比如周泽楷。如果再像刚才一样被看到就不好了。

孙翔有点僵硬地背对周泽楷躺在床上,他知不知道我是gay啊,还一个劲地往我身上蹭。

周泽楷有点高兴,因为今天的过敏反应很轻,难得与狗狗接触的机会他当然要好好把握。而且一想到这是孙翔,就更有亲近的欲望了。

周泽楷戳了戳柴犬的后颈又戳了戳耳朵,孙翔没回头:“汪汪汪!”快睡觉!

周泽楷听不懂,慢慢地把整个手掌覆盖到它的背上,上层被毛硬得扎手,可是下层的却十分柔软,他忍不住反复磨蹭了几下。那里散发着异于体表的灼热,把他的手也染上了热度。周泽楷想,要是不敏感就好了,说不定还可以抱着它睡。

孙翔一扭身,摆脱了他的手:“汪汪汪!”周泽楷你好烦!其实他刚才的心跳有点快,被抚摸的那片皮肤热度好像感染到了整个背部,让他怀疑被毛是不是烧起来了。

周泽楷老实了,反正以后也不是摸不到了。他满足地进入梦乡。

孙翔沉入梦乡前依稀觉得有件事忘了做。

 

然而周泽楷可能是真的再也摸不到了。

第二天他的手臂就起了红点,正好江波涛开门叫早,孙翔也顾不得解释,叫他带周泽楷去医务室。江波涛一脸懵逼地带走了他。

“你和小孙......在一起了?”江波涛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嗯。”为了帮孙翔保守秘密,周泽楷只好撒了一个小谎。

再见是在训练室里。

孙翔对回来的二人说:“没事吧?”

江波涛说:“没事,涂了点药,医生叫他离狗远点就行了,都怪我昨天让他摸了狗,没想到整只手臂都起了红点,经理知道了不得骂死我呀。”

孙翔心里揪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哦,那周泽楷你可得离狗远一点。”把“狗”字咬得特别重。

杜明:“队长你对狗过敏啊,那你还喜欢狗?”

周泽楷不答,只是重复道:“喜欢。”字正腔圆,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孙翔无动于衷,拿着耳机就要戴上了,

周泽楷灵机一动,补上两个字:“柴犬。”

孙翔顿了一下,意识到周泽楷想表达什么了,耳朵发热,赶紧拿耳机遮住了。

周泽楷满意地走到自己位子前,看到桌上有煎饼果子和豆浆。他看向孙翔。

孙翔在登录画面中,发现周泽楷的视线没理他。过了一会觉得今天登录时间怎么这么长呀,忍不住侧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周泽楷还在看他,用口型问他:干嘛?

周泽楷指指早餐,做口型:谢谢。

孙翔把脸转过来对屏幕,嘴角却忍不住往上翘。

周泽楷笑吟吟地拎着早餐出去吃了。

虽然江波涛不是嘴碎的人,一天下来轮回众人也都知道了他们两“交往”的事。知情人吴某说:他们两一有时间就在那眉来眼去的,我坐在中间都要被闪瞎了好吗。吕某附和:是呀,而且连吃饭都要黏在一起,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喂汤的,都不嫌口水吗?杜某表示他漏看了几集没看懂。

孙翔很无辜:明明他盛一勺汤是想自己喝的,谁知道周泽楷就给叼过去了呢?还给我夹菜,明明他不喜欢吃食堂青菜,都甜死了。

周泽楷觉得任重道远:我一定要扮演好孙翔的男朋友。

孙翔找个机会把他叫了出来,离他远远的,指指他的手臂:“你都成这样了就离我远点好伐?”

周泽楷:“……”为了保守秘密,我承认我们在交往,所以现在要扮演好一对,你知不知道呀?

孙翔:“你过敏还没好,晚饭我跟杜明吃了。”说完离开了,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周泽楷:“……”呃,不会露馅吧。

在饭桌上,杜明一脸兴奋:“孙翔,你和队长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孙翔不解:“什么在一起?”

杜明以为他害羞:“矮油,我们都知道了,快说,你们谁先告白的,让我参考参考。”

孙翔知道他在说什么后:“杜明你是不是有病?有病赶紧吃药。”然后和他闹成一团。

杜明也就把取经这事儿给忘了。

晚上10点,孙翔来到周泽楷的房间,把他们家的遗传病大概说了一下。周泽楷很是惊讶:原来是那天阴差阳错的亲吻惹的祸。

孙翔接着问他是不是跟别人说他们在交往,周泽楷说:“江问的。”

孙翔问为什么江波涛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周泽楷提醒他:“今早。”

孙翔:“今天早上怎么了?哦!江副看到你睡在我房间,所以他误会了是不是?”

周泽楷点点头,目光似乎在说“你真聪明”。

孙翔得意完又觉得奇怪:“不是,他误会了你不会解释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表示很麻烦,而且又不能说出你晚上变成狗的事吧。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共享秘密这事看起来刺激,其实有时候很不方便。

周泽楷迟疑了一会,还是问出口:“......不喜欢?”不喜欢跟我处对象?

孙翔面露迟疑,问道:“你和……江副,不是那个……一对吗?”

周泽楷有些好笑:“粉丝yy。”

“哦。”孙翔看起来表情轻松了许多。

周泽楷追问:“你呢?”你喜欢跟我处对象吗?

孙翔瞬间福至心灵,却不知道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只含糊道:“我......我哪知道!”他火烧火燎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窜出房外。

周泽楷眼睛亮了:有戏!

 

孙翔变成狗醒来的第七天。

早上周泽楷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间,看到江波涛敲了几下孙翔的门就要进去,瞬间惊醒:孙翔说过他醒来的瞬间才会变回人,现在他没醒怎么办?

周泽楷几个跨步挤开江波涛抢先进了孙翔房间,看到床上还是小小的一团感觉头都大了。只好连狗带被一起抱了,冲回自己的房间。

在关上自己房门的一瞬间,孙翔开始伸展四肢,周泽楷没有把握好平衡,一下跌坐在地,撞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周泽楷皱眉,脸有点发白,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

江波涛敲门:“小周,怎么回事啊?你没事吧?”按了几下把手却推不开门,明明之前锁坏了还没修啊。

孙翔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周泽楷想到一个点子,用气声对他说:“说话。”

孙翔领悟了:“江副什么事啊?”

江波涛好像明白了什么:“哦没事,小孙你原来在队长屋里啊,那我也不叫你了,早点出来吃早餐吧。”至于队长刚才在做什么,也许是小情侣之间的秘密呢,呵呵。

听到江波涛走远的脚步声,他们两都松了一口气。孙翔有点紧张:“你撞哪了,让我看看。”

周泽楷没动,脸却红了:“穿衣服。”

孙翔脸没红,心里乱糟糟的,觉得不能再为自己的事麻烦周泽楷了。

周泽楷艰难地起身,走到衣橱前,拿出新内裤和衬衫裤子。

孙翔穿好衣服后想看周泽楷的伤势:“让我看看你后背。”

周泽楷转过身来掀起衣服给他看。

孙翔放心了:“没出血,用红花油擦擦就没事了。”说着便回屋拿药来帮他抹。

周泽楷背很疼,可是心里甜。

孙翔:“昨天忘了跟你说,我们家的人想要解除诅咒就必须和接吻的那个人再亲一次,是以狗的形态。你......愿意吗?”说出口觉得台词不对。

周泽楷没有迟疑:“愿意。”

孙翔:“......”怎么弄得跟求婚现场一样。

很显然周泽楷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两人都有点脸红,一个看窗外的小鸟一个看地上的花纹,暧昧的气氛在屋里蔓延。

晚上11点,周泽楷来到孙翔的屋里,有点羞涩地开口道:“处对象,可以吗?”不知对着镜子练了多少遍,十分自然。

孙翔眼睛眨了眨:“不行。”

周泽楷:“......”

孙翔义正言辞:“我们不了解对方怎么处对象呀?我还不知道你家里有几口人,你最喜欢吃什么,除了荣耀最喜欢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总穿黑白灰,夏天留这么长的刘海不热吗?还有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因为我不想每次出去都点鸳鸯锅。哦对了,你除了神枪还玩战法吗?我会玩神枪,哪次我们换角色比一比......总之我还不是很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所以我们先处处看吧!”

周泽楷微笑地看着他,孙翔有点脸红,但没有转移目光,也看着周泽楷:“先说好,只是处处看啊,适不适合另说。我姐就说前男友本来很爱她,但一看到她晚上变成了狗就被吓跑了......”

周泽楷打断他:“不怕,喜欢。”

孙翔恶狠狠:“喜欢我还是喜欢狗!”

周泽楷:“都喜欢。”

孙翔:“不觉得我变成狗很恶心吗!”

周泽楷摇摇头:“可爱。”

一听到这话,孙翔就像皮球被戳破一样放下了强硬的姿态:“哦。”

周泽楷有点心疼:也许他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内心深处一直有着这样的担忧。他张开双臂,拥抱未来的男朋友。

孙翔把头埋在他颈边,小小地说了声:“谢谢。”

12点的钟声敲响,周泽楷亲了亲小柴犬的嘴,孙翔立刻变回了原样。这一晚,他终于能以人的姿态睡觉了,和未来的男朋友一起。

 

一个月后,周泽楷和孙翔正式交往了,但常常弄得轮回鸡飞狗跳。

孙翔不让周泽楷上他的床,因为他的过敏症还没好。然而周泽楷很不开心,一不开心就睡不着,长此以往脑门上多了好几颗痘痘。经理为此大呼小叫,把发型师彩妆师灯光师PS大师一起叫了过来,务必要把周泽楷的出境效果弄得和以前一样惊艳。

说到周泽楷的过敏症就不得不说说他们之间奇葩的相处方式,比如一起出门逛街两人之间总是隔得八丈远,不是你走前面就是我走前面,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这两个帅哥彼此不认识,只有细心的人发现他们用着同款手机戴着同款耳钉穿着同款旅游鞋。

又比如孙翔打扫房间卫生时周泽楷往往关门待在自己房间;吃饭时两个人坐在不同的桌子上,然而却是同时离开的;孙翔再也没有留过长发,一个板寸走遍春夏秋冬,经理没意见:反正有周泽楷留着长发就行了,两个帅哥要打造不同的造型嘛。

最最重要的是,自从一个月之前的那次亲吻,孙翔再也没和周泽楷嘴对嘴亲过,最多亲到嘴角那,多一分都不能挪了。周泽楷委屈,只好抱着他的脸颊啃,然后孙翔再啃回来。

孙翔的理由多得数也数不清:晚上要上竞技场教训唐昊他们,要和杜明看午夜场美国大片,要和其他人出去宵夜......总之一脸的老子很忙,要发情到一边去。

真相是孙翔在网上搜索接吻技巧,10招教你变身“接吻高手”,最缠绵的接吻方式图解,怎样的深吻会引起X欲,等等,正在做读书笔记呢。他能说吗,科科。

然而不久之后轮回众人就发现了孙翔的秘密。

起因是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在孙翔午睡时偷亲了他,嘴贴嘴贴了一会儿没敢停留,看孙翔没醒,周泽楷一脸满足地出去了,彻底忘了孙翔凌晨会变成狗这件事。

结果外出撸串的轮回众人一脸蒙逼地看见孙翔凭空消失。

小柴犬艰难地从衣服中钻出来,汪汪叫道:“敲你妈周泽楷!第一次怎么也该是我亲你啊!!!”

孙翔觉得,最讨厌的事,就是被男朋友夺走了接吻的主动权! 

 

 

 

 

End.

评论 ( 6 )
热度 ( 311 )

© 大师兄又偷吃仙果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