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米】

第一次写同人文,实在是太萌米迦小天使啦,费娘和他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戳中了我的萌点,费米文太少,只好活动自己不多的脑细胞,脑补一下。初次写文,请多多指教!

 

 

  黑黢黢的森林里,一高一矮两条身影迅速掠过枝梢。林中除了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和蟋蟀等昆虫的叫声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来到一处开阔的悬崖边,清冷的月光撒泻下来,只见夜行者黑色披风之下的手纤细惨白,骨节分明。悬崖下坐落着一个100户左右的村庄,一片黑暗,仿佛沉入了甜美的梦乡。

  “走吧!”不等同伴回答,矮小的那个右脚往前一踏,上身微向前倾,便消失在悬崖上,只余披风猎猎的声响。

  “还是这么英姿飒爽啊,ぬえ~さま。” 

   当高个子落地时,左脚没跟上,踉跄了一下。

  “费里德,那点伤到现在还没好么,你什么时候这么没用了?!”

  “……亲爱的姐姐,您如果不是在切断我的脚踝后,还没等长好,又切了一次,我也不会这么没用呀。”

“……自作自受,我们不是约法三章过了吗?第三条,不得擅自吸人类的血,如有违背,任由对方处置。”

  “是是,我错了,不过以后不‘擅自’就行了吧。”

  “别想歪点子,喝你的狗血吧。”

  “呵呵,被发现了……”费里德舔去嘴角的一丝鲜血,“那条狗太吵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达位于村中心的中央公园,平时传达村长以及村委会决议,讨论村子重大事件的地方。费里德借了几步力飞上哥特式建筑古钟的顶端。

  “ねえ,ねえさん,今天的村子不对哦,除了那只狗,太安……”

  话未说完从树丛的阴影,建筑物的边角旮旯处迅速冒出一大群黑衣人,人数之众,行动之迅速,已经以中央公园中心喷泉池为圆心形成了三层的包围圈,第二层中居然有未成年的男孩。

  “呵呵,我们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了呢。姐姐,难道是你所深信的野村君告诉他们的吗?”

  “だまれ,你早察觉了吧!”夏洛蒂飞向钟顶,毫不客气地抓着费里德薄而透明的尖耳跳了下来。

  远处的人一头雾水,只是两位领头人中的一位向前跨了两步,右手五指张开,向虚空中抓了一下又放下,重又紧握成了拳头。

  “すみません!打扰了各位的晚安时间!但是我们二人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一个人商量某件事情而已。”

  “商量什么!我们家野村不是被你们这种邪恶的生物威逼着被吸了血么?!可恶的家伙!”

  “这位先生,您可能搞错了,吸人血这种事情可是两厢情愿的哦。”弗里德亮出了他的尖牙。

  时间回到5年前,夏洛蒂和费里德回法国的故乡祭奠母亲,途径一座树林,浓重的血腥味隐藏在空气中随着林风若有似无地飘来,伴着一声声痛苦的呻吟,越来越小,几乎快被风吹树叶的声音盖过。

  “是哪只小虫子快死啦?”

  “去看看。”

    “姐姐,你还是那么善良啊。”

  当他们找到血腥味的源头,发现那个人真的快要死了,右腿膝盖以下血肉模糊,不知道捕什么动物需要这么大的捕兽夹。尽管他用手边的木棍撬过,尽管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脱,尽管求生的本能使他的双手遍布长短深浅不一的血痕,有的已被铁锈感染发脓溃烂,甚至地上蜿蜒了一条长长的血痕,他也未能摆脱猎人精心制作的铁器。

  “哇,好惨!”

  男人猛地回头,眼里一瞬间闪过惊讶、疑惑的情绪,却随即被喜悦,放松,求恳等情绪覆盖。

  “感谢上帝!好心的人啊,请你们帮帮我!我被这玩意儿缠住了!”

  “帮你有什么好处呢?”

  “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

  “我们帮您到村上找人帮忙!走!”

  年轻男人慌了:“别走,求您别走,我这有地图,艾雷格村离这还有50里路,等组织好人过来,我可能就失血过多死了!”

  “你倒是知道嘛,”费里德玩味地说,下一秒转换对象,“对啊,姐姐,救他吧,这种东西就算大上十倍,你也能轻易扳开吧。”

  夏洛蒂沉默了。

  “好吧,既然救了你,我们肯定会把你送到村里医生那救助,我不想对你隐瞒。我们是夜行者,我是夏洛蒂·巴特利,他是我弟弟,费里德·巴特利。”夏洛蒂同时摘下自己的和弟弟的帽子。

  男人的脸上瞬间蒙上了死亡的阴翳,不可思议、恐惧、焦虑、失望乃至绝望依次布满他灰蒙蒙的脸颊,脸又苍白了些许、近乎惨白,和身上斑斑血迹形成鲜明对比。

  “すごい!人类的表情这么有趣啊!ねえ,ねえさん,我们冒着被身份暴露在阳光下的危险救了他,总得受点利息吧,让我吸他一次血,如何?”

  男人脸上再也不剩一丝一毫一分钟前劫后余生的喜悦。

 

  “那时他脸上的表情和现在的你一样呢,小米迦,血与绝望的交融……吗?”

  彼时残阳似血,照进林中,投过树叶的缝隙照在男子五官分明的脸上,明处是清晰可辨的绝望,阴影处晦涩难辨。

  “是……怨恨……吗?”费里德抚上米迦的脸,悬在他眼角上方的拇指却迟迟没有落下。米迦,你的眼睛已经没有当初被我吸血时的生动了呢,连怨恨也没有了,这是什么呢?让家人逃走的庆幸,等死的无望?自己导演的剧本发展到这里虽然意料之中,可是演员的表演却是意料之外的惊心动魄呀。米迦君,你可真是位称职的好演员。

  米迦只感受到血液迅速流失的无力和越来越严重的眩晕感,身体越来越冰冷,断臂处已经麻木。他感到意识也在迅速流失,深处的黑洞有着巨大的吸力,他已经快要被它吞没。

  眼皮越来越沉,眼角处的眼泪逐渐变冷、干涸,被新的眼泪冲刷。眼角瞥见旁边的吸血鬼垂着眼睑,只留下鲜红的月牙形瞳仁和晶亮的瞳孔。直到吸血鬼收回那只恶心的手,他才转移视线。

  望着遥远的大厅穹顶,模糊扭曲得只剩一片无边无际的白光。

  “茜,千寻,香太,亚子,文绘,太一,对不起,都是我的愚昧鲁莽害了大家……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大家以后就能真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没有怪物,只有我们家人的地方。不过小优现在来不了,他要代表我们大家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再等他……几十年吧……”

  费里德看着垂死的少年,胸腔内血液沸腾。

  “彼时野村君演了一出精妙绝伦的戏,现在的你,米迦君,会给我们表演出怎样的剧本呢?”

  费里德不顾额角的鲜血,迈着闲庭步伐,走到原先他倒下的地方,如演话剧般优雅地……躺了回去。

    而此时的米迦尔,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了。

      ——【TBC】

 

 

 

评论
热度 ( 20 )

© 孙翔的耳钉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