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米】 02

【费米】

亲们,不好意思间隔这么久才发文,7月10号放暑假后我就会很勤快地更文啦。作者回头看了几遍发的费米01,文笔太渣,一对比太太们写的文,简直不好意思拿出来,这就是高中毕业以后就不写文章的后果!这篇后面的打斗纯属瞎编,若有看不惯的还请多多指教。作者不幸还是重度拖延症患者,但是我会加油的!辛勤写文,不辜负大家的期待(角落画圈圈:如果大家有期待的话……)!

 

  02

 

    三只黑衣吸血鬼走到惨烈的修罗场,那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个又一个幼小的生命,生命之花还未开放便已枯萎,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背对他们躺在不远处。

   “费里德大人负伤了。”其中一只吸血鬼这样说着。“真是不知好歹的人类,居然让贵族受了伤。”说着便踩上了米迦脆弱的脖子,正准备用力踩下去……

   “住手,那个人类是我的所有物。”外表看年龄不超过15岁的小萝莉走了过来。

   “女王大人。”吸血鬼们纷纷低头弯腰致敬。

    ……

    从此,第三始祖克鲁鲁.采佩西带回了她初拥的米迦尔,放在身边,宠爱有加——吸血鬼之间互相传着这样的传言。

   “那只家畜真是走了狗运。”

   “是啊,幸运的狗,女王大人的血我们可是想都没想过。”

    “一飞升天,区区一个半吊子吸血鬼居然敢摆出那种死人脸,我看他也蹦哒不了几天了。”

    吸血鬼第三都市桑古奈姆的学校二楼走廊里聚集着一群下课后的吸血鬼,基本上都是吸血鬼贵族的亲戚,所以都十分瞧不起原来是人类,除了承蒙女王转化、被女王豢养之外一无是处的米迦。

    “啊啦啦,各位,在说什么呢,也让我加入吧~”费里德迈着贵族式优雅的步伐,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慑一帮年龄不大、阅历不深的吸血鬼。

   “是第七始祖大人!”

    “费里德大人!”

     吸血鬼们瞬间慌了手脚,毕恭毕敬地行礼,脸上高傲鄙视的神态立刻换成毕恭毕敬的谦卑敬畏。

      “真是十分抱歉,没想到您也会来到这个地方。”中间的吸血鬼努力平复着心情,企图让声音不那么颤抖。众所周知,这可是一位有着让见闻广阔的吸血鬼都无法忍受的恶趣味的贵族大人啊!跟他聊八卦,不是活久想死了,就是脑袋被

阿鲁卡努(女王的宠物,独眼、双翼、长尾,是正体不明的迷之生物。“怎么看都是被克鲁鲁虐过的实验品啊~”这位大人很久之前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说过。至于是什么实验,应该没有吸血鬼想要知道,但凡是正常且惜命的吸血鬼平民都对它怀有对其主人同等的敬畏之心,敬而远之,据传其唾液有剧毒)给咬了。

     “来看某只不听话的小宠物。你们呢?”费里德暗笑,狭长凤眼微微上挑,状似不经意地瞄向教室里后排靠窗的阴影处,那里似乎不被晚霞所青睐,就好像泼墨的水彩画中的败笔,隆重的黑色似乎要把美丽温婉的夕照给吞没。还好有一点金色装点了这黑暗,只是这周边的低气压散发着连吸血鬼也不敢轻易靠近的气息。

    “呜哇,好可怕。”费里德低低地说着,只是微微扬起的嘴角却显示了微微愉悦的弧度。

   余下的吸血鬼没有注意到这惊悚的一幕——费里德大人居然有一天这样不带讽刺地笑了。

    他们在想着自己的心思。

    额……居然没绕过。

    谁不知道女王是让他来亲自监督米迦的学习及剑术的呢?

  “好了好了,功课做好了的就回自己的家,没练习好的就继续去修炼场练习,如果不想被温斯顿先生疼爱~的话。”

   三个吸血鬼不约而同地抽了一口冷气,尤因·温斯顿——虽然不是贵族,但据说曾经把一位实力不弱的贵族打趴下的传言神马的,加上其一丝不苟的教学风格,简直就是魔王一般的存在啊。

    “那么,失礼了。”三个吸血鬼匆匆施过礼后立刻消失了。

      哼,这些小鬼头没有能力还不加紧用功,哪像米迦,放课后还在这等我练剑。在人间界,是不是男朋友接女朋友下课然后一起复习功课什么的……哈哈,那样就太有趣了。

    “费里德·巴特利,收起你那恶心的嘴脸。”米迦听见外面的骚动就知道费里德来了,虽然他可以说帮他解了围但是他一点也不感谢,这些闲言碎语他早就听惯了,也从来没放在心上。能让他动容的只有住在吸血鬼都市里的人类,他们嬉戏欢闹、相亲相爱的场景总能触动他内心最隐秘最敏感的一根弦。

     “啊呀啊呀,不小心……”费里德微微上扬的嘴角停滞了一下,又扬起更大的笑

脸来,“那么,我们走吧。”他无奈地看向早就走在前面的米迦。还是老样子无视别人【划掉,应该是鬼…么】呢,还是说,这份特权仅仅属于我?

    一路上接受了不少黑衣吸血鬼的行礼,费里德始终保持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眼角瞥向落后他一步、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米迦,“上个星期的剑术练得怎么样了,米迦君?”

  “比比不就知道了。”米迦头也不抬,手却立刻按到了剑柄上。

   “真不愧是米迦君。”

    他们来到一个宏伟的建筑物下,墙上繁复的花纹,鳞次栉比的窗子和柱形雕饰都显示出它是一座杰出的哥特式建筑。

     厚跟靴踢踏踢踏的清脆声响因为主人公的优美姿态,形成规律节奏的回响。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个稳重不引人注意的脚步声,间隔在炫耀似的脚步声中,居然很是和谐。

     

    他们分开10米左右站好。

    费里德拔出他的剑,瞬间变成血红色的剑折射出深沉的光泽。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慢慢拂过剑刃,似乎被血浇灌过,血红色浸润得更深了,那种混合着妖异与锋锐的诡异感比寒光逼人的剑锋来得还要更糁人些。

    米迦拔剑,“剑啊…”瞬间攻到费里德面前,一直斜向后下垂的剑顺着惯性和加速度的力度向上砍去,其落点正好是费里德的肩关节处,费里德微微一笑,剑却不慌不忙地不往下压反而往旁边一挡,正好与米迦的剑相交“叮~”的一声脆响,在空旷的大厅里,声音被数倍放大,振聋发聩。看起来却像是他的剑主动迎上去一样。

    可恶,他无时无刻没有杀了这老鬼的心,可惜他速度不如他,力量不如他(没吸血),技巧和经验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婴儿与成人的差距啊。他一直在反复思考琢磨能伤到费里德的招数,但是一击制胜是绝对不可能,他想着能在前面几招给予他打击,就算伤不了他,也能稍微牵制他的速度和反应力。但是他看穿了他的第一招是虚招,在他使出第二招之前就挡在前面,仿佛早已预料到他的动作路线。不过没关系,米迦顺着他的抵挡力道,斜向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砍向他的脖颈,速度又快了一倍。费里德仰身,一连两个后空翻与米迦拉开距离。“米迦君,不错哦,前两招都是虚招,还以为……”两根银色的头发丝飘落,忽而被一阵利风吹得卷了起来,往上扑腾了两下,又无力地飘落下来。距他们6米处,一支剑横在银发吸血鬼颀长纤细的脖子上,而金发吸血鬼的肘关节处也有一支剑,只是这支剑的光芒比之刚才暗淡了许多。

     我们才交战了10秒不到,怎么他的剑就如此暗淡?米迦暗想。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我必须要控制住想划破那层恶心表皮的心。啊!真想就这么砍下去!

     看着米迦变了几次色的脸。费里德完全没有剑架在脖子上的紧张,甚至很悠闲地弯起了嘴角——啊,果然没看错人,米迦还是像3年前一样那样懂得分寸。脸上还能变化这么多表情(喂,米迦一直面瘫着脸,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米迦收回剑,“结束了。”走向门口处,留下同样收回剑,正要开口的费里德。

     “哎呀呀,是我输了唉,就不能多说几句话吗?”想要他说什么呢?费里德也不知道,只是想在他的扑克脸上看到更多的表情,嗯,比如小时候仰望着我一脸崇拜与顺从的样子……

      “你没有输。”你在我的剑架在自己脖子前0.1秒就已经把剑架在我胳膊上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像往常一样闪开,把“战争”变成你追我赶的游戏,速度也慢了很多,但是我输了。米迦把后面的话咽下肚子。对于他,他向来惜字如金。除了小时候,那天真活泼的小男孩取悦了他,却葬送了自己的一切。

      

 

     米迦正要走上通往自己小时候住的那幢房屋的路,却看到一个白色披风、腰携佩剑、戴着帽子的男人从另一条路上走了过来,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容貌。   

       

     下一章重要人物出场~感谢亲们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 ( 22 )

© 孙翔的耳钉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