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米】03

  这部剧让我欣慰一点的是Op和Ed都是以米迦小天使为开头和结尾的,这是不是说明米迦的结局是好的呢?(想多了,因为很喜欢这部剧的设定和人设,更萌米迦和吸血鬼一方,希望不要那么快结束,【最好出到100卷,上位始祖全出来溜一圈,啊哈哈哈】人类和吸血鬼能够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人类在地上,吸血鬼在地下,互不干涉,克鲁鲁、费娘、拉库斯都能活下来)。作者文笔不好,OOC、BUG什么的请各位看官多多担待,如果这些都不介意的话就请慢慢食用~

   

   

     米迦正要走上通往自己小时候住的那幢房屋的路,却看到一个白色披风、腰携佩剑、戴着帽子的男人从另一条路上走了过来,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容貌。

     

      米迦习惯性地让对方先走,对方也不客气,迈开长腿率先走了出去。 在他走过米迦的一刹那,绿色丝线编的水滴样子的剑穗随着身体的走动小幅度晃动进米伽的视线,与纯白的风衣看起来格外的般配,在其他吸血鬼身上所没有看过的配饰。更另米迦在意的是他的身上,不,不如说他的血液通过身体散发出一种新鲜美味的香味,而这种香味,只有他在远处默默看人类孩子嬉戏的时候才闻得到,还有,就是三年前他刚刚转化成吸血鬼的时候因为渴血咬破自己嘴唇时闻到的。难道他是……

  

   未等他细细思索,那只吸血鬼已经走向远处,一眨眼的功夫便已隐入拐角消失不见。

 

    在微末光芒的引领下,米迦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走过一个又一个深巷,踢踏的脚步声在幽静的巷子里显得格外的孤独。终于来到最熟悉的地方,过去的时光里无数次和小伙伴并肩走过这里泛着青苔的老旧的石板路,就算沉默不语只是无聊地观察石板路上的纹路或是数着房屋墙壁上的管道,也觉得无比安心,而此时的静谧却再也无法挑动自己的情绪,只是一片死水。曾祈祷三年前的事故只是自己的一场噩梦,在午夜梦回时惊醒,发现一切仍按照命运的齿轮慢慢前行。偶尔梦里泪湿阑珊,醒来却了无痕迹。心里的痛无法用咸咸的生理盐水排解,这样的折磨在成为吸血鬼后才真正了解。从此就再也不做这样自欺欺人的事,努力提升自己,争取和小优再见是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

    

     

   

    以前的家不知如今是什么模样。

    刚要按下把手,门却一下子向里打开,“喂,快点啊”,一个身着“家畜”服的人类男孩惊诧地看着米迦,眼里闪过惊惧,不知所措地后退一步。男孩纯净的棕色眼睛让米迦想起过去的他们,面对强大的吸血鬼无力自保。稚嫩的表情,睁大的眼睛,小小的身子颤栗着,仿佛被定住般再也无法移动一步。米迦尔的心不可以抑制地软了下来,就像坚固的城墙坍塌了一角,放任内心角落深处原先被阴影覆盖遮蔽的小小柔软进入,温暖光明的东西明明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却坚定地径直穿过城墙的洞,靠近并融入城墙内的冰山,冰山上的冰开始溶解,冰山顶上的雪莲对着终于冒出头来的一缕阳光尽情开放……米迦尽量放松脸上的表情,试着弯起嘴角,因为几年都没有笑过,所以脸颊的肌肉有点僵硬,几乎看不到笑纹,不过这不要紧,只要能缓解小男孩的紧张——“没事的……”用最温软的声线安慰受惊的男孩。米迦的手缓缓抬起,就要碰触到男孩柔软蓬松的发顶……

      一只手臂突然隔开小男孩与米迦,一个看起来大几岁的小女孩以保护者的姿态抱着男孩快速地往后退,一直退到后面的柱子。与小男孩不同的是她眼神十分的警惕,狠狠盯着米迦,全身绷紧,牙关紧咬,就像一只竖起了全身刺的小刺猬,生怕他有什么不该有的举动,米迦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身体里受到阳光照耀将要融化的冰山迅速恢复原样,就连刚刚感受到男孩发顶温度的手掌也变凉、冷却,在同样冰冷的白手套中无处取暖。

   

     阳光没有了,雪莲枯萎了,城墙自我修复恢复成了以往的坚不可摧,黑暗重新主导了这座心之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一切似乎仅仅回到他开门之前,没什么变化,不,还是有什么变了,他内心的黑暗因为孩子的排斥而蔓延的更深、更广,像无处不在的藤蔓一样攫住他不放,几乎快喘不上气来。明明没有希望的,可在自己以前的“家”中看到有其他的孩子住着,心里感慨万千,伤感、失落的同时莫名的希望小草般在黑暗的尽头生根发芽。在那个家中,温暖的灯光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变化,透露出满满的家的味道,洋溢着家的气息。幼时感觉有了这个,即使走多远,即使遭到怎样的屈辱对待,怎样的委屈求全,回到这里,便已消失大半,再看到家人们高兴的笑脸“欢迎回来,我们今天晚上吃咖喱饭”或者是小的调皮捣蛋的吵闹声“米迦哥哥,香太又欺负我”,就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情不自禁地和他们一起微笑着,“啊啊,我还有他们啊,我还有这样的归宿啊,真是太好了”,负面的情绪立刻被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欢乐细胞吞噬掉,只剩下幸福的感觉,甚至连时时刻刻堵在心中被饲养的屈辱也被暂时放在一边。就像当初的每次自己从费里德的公馆走回来……

     现在什么也没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始终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无论是气温还是周围的吸血鬼,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周围只有和当初杀死自己家人的吸血鬼一个种类的生物,不对,应该是“野兽”,不为感情执着,唯一的执着便是人类的血液;不对任何事情感兴趣,唯一感兴趣的是能在漫长的生命中能找到一个兴趣;不被任何东西束缚,唯一的束缚便是在口渴难耐、浑身疼痛时只要找到血就无法放开,抛开作为吸血鬼的尊严与傲慢遵从本能化身为“野兽”拼命吞噬血液。想起自己未来的同僚拉库斯(女王在普及吸血鬼世界知识时提起过,经常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母校也就是米迦的学校演讲)对血液的绝对坦诚的欲望,米迦低下头,手足足在空中停留了好几秒——不能过于靠近人类,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伤害到他们。低着头,收回手,转身离开,在走下最后一层阶梯时,米迦停顿了一下,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刚走到尽头的拐角处,“你是谁?”一支剑突然横在米迦胸前,冷冷的声音来自剑的主人。

      “在问别人是谁时不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么?”米迦被惊了一下,之前太过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居然没发现有其他人。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只吸血鬼很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自从成为这种生物后,他的嗅觉、听觉、反应力都是原来的几倍,他为了能变强,编入吸血鬼军队中,回到地上寻找小优,也十分注重培养自己的“感觉”。就算他神游天外,“感觉”也是不会变弱的——尽管这样都没有发现“敌情”,只有对方很强这一种解释。

     “我之前看过你,为什么跟踪我来到这里?”剑主人的声音如美人拨弦,清清冷冷,又如幽深静谧的山洞里水滴滴在圆润的石头上,清脆悦耳,一下又一下,仿若带有某种魔力般让人沉浸在这平平无奇却有着独特韵律感的声线中。

     米迦稍微侧了侧头,但在对方警告别动后又无奈地转了回去。“哈?我没有跟踪你,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不是费里德派你来的吗?”

      “那家伙跟我没关系。”米迦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可以把剑放下来了吗?”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

     “百夜米迦尔。可以了么?”

       “米迦尔?原来你就是米迦尔?那个女王初拥成为吸血鬼的人类男孩?”剑主人说话的同时收回剑,

    “对,就是我。” 米迦正视这只说他们之前碰过面的吸血鬼,发现他就是来这之前在路上碰到的血液味道熟悉的吸血鬼,刚才的猜测没错。“原来我这个名字名气这么大啊。” 米迦嘲讽似地挑起嘴角。

      “那么,你叫什么?奇怪的吸血鬼。”

      “奇怪?”剑主人好笑似地挑了挑一边眉毛,“吾名尤因.温斯特。” 

     “原来你就是温斯特先生。” 想起在学校费里德对那三只吸血鬼提起这个名字,那三只目中无人到了极点的吸血鬼居然一改闲散的态度、立马紧张起来,那时他就想这一定是个厉害角色。    

     “你知道我?”

     “听费里德说过。”

     “刚才就想问了,你认识……费里德.巴特利?”尤因犹豫了一下,才吐出这个名字。

     “他负责监督我的剑术和学业。”米迦不想多说,“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很熟悉。”感觉有一点点亲切,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哦?所以刚才称呼我是奇怪的吸血鬼?还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你平常都是这么跟别的吸血鬼这样说话的么?”

    “……”米迦略微有点尴尬。

      “好了不逗你了,想也知道不可能。因为我也是人类转化过来的吸血鬼。”前半句话让米迦送了一口气,紧接着后半句却让米迦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

      “我教学生时经常听他们说起你,早就想见见你却一直没有机会,”尤因示意米迦和他一起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今天相逢即是有缘,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今天的米迦似乎格外温顺,低气压不见了,浑身的刺也不见了。居然坐下来听一个刚刚认识的最讨厌的吸血鬼的往事,我这是怎么了,一点也不像平常的自己,不过……就这一次,让自己情绪化这一回吧。

   “不过,说故事之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儿吗?”

      “三年前我还住在这儿。”

       “原来是回来看自己的家啊。”

      “不是的,我只是……”米迦扭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事没事。”尤因摸摸米迦的头。头发很蓬松柔软,还有一根可爱的呆毛,和外表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像。

     在手被打掉之前,尤因开始了他的故事……

      “210年之前,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我是一个英国人,以撰稿为生,定期给一家报社写一些科技类的文章却一直没什么名气。有一天听一位朋友说法国边境小镇旁的森林似乎有吸血怪物出没的痕迹——那时人类还没有关于吸血鬼的概念,我朋友也是通过小道消息无意中得知的。为了能写出这样骇人听闻的“故事”,从而一夜成名,我只身前往那个地方,带上我的装备,当然了,我之前做了充足的功课,知道吸血怪物怕什么,怎么能吓走它们——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寂静的街道悄无人声,尤因沉稳的声音回荡在脑海中。米迦低着头,纤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仿若冰晶一样的蓝眸。

        “米迦,又开始不听话了是不是。”一个华丽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刻意的压低的音量却使得足以让人沉醉的声线充满危险的味道。米迦动作停顿了一下,不发一言绕过银发贵族。“看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了。”费里德在米伽绕过自己时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臂,声音失去往日无贵族一贯的镇定优雅,变得急切,甚至有种气急败坏的味道。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目测前方有肉?!

果然最后一段还是把费娘给写崩了啊(。・_・。)ノ下章会努力挽回的(还能挽回得了吗?)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孙翔的耳钉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