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米】04

      “米迦,又开始不听话了是不是。”一个华丽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刻意的压低的声线却使得足以让人沉醉的声音变得充满危险的味道。米迦动作停顿了一下,绕过银发吸血鬼。“看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了。”费里德在他绕过自己时抓住米迦的膀子,声音失去往日无贵族一贯的镇定优雅,变得急切,甚至有种气急败坏的味道。

        为了便于炽天使米迦的“看管”,米迦住所就在费里德公馆的旁边,隔着一条街。费里德“拖”着米迦来到自己的公馆,米迦没有反抗,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厚重的紫檀木门在身后关上,费里德放开米迦尔,悠闲地坐到自己黑色波文涅皮革装饰的躺椅上,慵懒地翘起腿,用食中两指捏起高脚杯,漫不经心地在指间摇晃,血红色的眼睛似乎盯着杯里血红色的液体,也似乎在透过杯子看米迦。

       “玩够了吗,费里德。”米迦面无表情地吐出这句话。从这句话看出他刚才的温顺完全是“配合”费里德装出的假象。原来他和费里德一样都感受到离他们两条街处有一个刻意隐藏的气息,米迦甚至感受到他就是今天下午把身世对自己“和盘托出”的尤因.温斯特,为什么他演跟踪我呢?不防先配合费里德的演戏,静观其变,一方面看费里德在玩什么花样,一方面说不定能知道尤因跟踪自己的原因。

       “……他该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费里德还是那副凡事都漫不经心的模样,红眸却像染上了血,更深不见底。虽然嘴角仍带着一抹笑,但是难得地他没有用一惯的玩笑口气。

       “多管闲事。”

       “啧~米迦君,你是不是忘了,我负责‘监督’你呢?”

      “我想这‘监督’不包括私生活吧。”

      “是,但你做的事要在我能容忍的范围里,你下午和不该接触的人聊了那么长时间。我能问问,你们都聊了什么吗?”当属下告诉自己看到金发吸血鬼和温斯特在一起时,他不知道为什么拿出那杯珍藏许久的法国波尔多红酒,想要灌醉他套话?笑话,他第七始祖什么时候需要用这种人类手段了?

    “不关你事。”

    “哈,意料之中,可你知道他是间接害死同为第七始祖,我姐姐的凶手吗?” 

      这可比费里德假装输了还让他震惊,吸血鬼还有所谓的亲人?

     “别用这种表情看我啊,我就不能有家人了么?”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死别人的家人?!”

       “因为想看别人死了家人是什么表情啊,我姐姐变成鬼时我可一滴眼泪也没掉呢。”

        “我不信,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想插足终结的炽天使计划,是不是?!!”

      “啊啊,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今天让你来我这是想说说你的问题。”费里德来到有复古花纹的窗帘遮挡着的窗口,狭长的凤眼往远处一瞥,便已知道那个吸血鬼已经走了。后背感受到强烈的杀气,呵呵,还是太嫩了啊,稍微挑拨两句就情绪外露,你冰山美人的形象呢?不过,啊哈哈,还是很有趣啊,剥开你的外壳触摸你最脆弱的地方。

      米迦阴郁地看着费里德,已经长得十分锋利的犬牙露出来。好像要把我吃了呢,费里德好笑地这样想着,不过这样的米迦……好可爱呀。

     “作为监督者,我想提醒你,虽然你成为吸血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你的各种表现来看,实在称不上合格呐,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

     “什么意思,你哪里看出我不合格?”米迦的眼睛终于开始正视费里德。

      “哪里都是哦,比如我们今天下午的比试,你虽然杀气十足,”费里德看到此时的米迦不复之前似乎对自己都漠不关心的冷漠,冷硬的五官软化了一些,眼里带上不服气的执拗,不知道为什么,一年后的战场上他再次看到这个表情,米迦尔再次说出这句对他来说十分稚气的话时,从来单干、不屑帮人也不屑被人帮的第七始祖大人忍不住出手帮了米迦尔,高傲得同样不屑被人帮助的米迦尔,“但是太心急了,虽然战场上情势瞬息万变,但你动作显然乱了套,两个假动作做得敷衍,不用说我了,一个稍微受过训练的人类士兵都能看出来。”

     “……好,我承认。那你为什么让我?这让我感觉耻辱。”尽管被费里德批得体无完肤,他仍大大方方承认了错误,并提出自己的疑问。尽管说着平常人会情绪激烈的话,他仍面无表情,平平淡淡、不温不火,甚至刚才的不服气都在费里德说话期间迅速收了起来,无影无踪,让扎着蝴蝶结、一手撑下巴一手拿高脚杯的某某某甚是遗憾,明明那个表情很像以前的自己的说呢。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确实没有让你哦,你想知道原因么?”费里德放下摇晃着的高脚杯,里面的“饮料”他一点也没碰,仿佛只是装饰。左手食指抬起米迦的下巴,拇指牢牢扣住。脸也靠近米迦,呼吸都似乎和米迦的融在了一起,血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米迦很是奇怪,这只吸血鬼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对自己动手动脚,还靠自己那么近。

      米迦挥开费里德“不规矩”的手,后退一大步保持距离,“对,我想知道你这么反常的原因。”然后好好利用这个原因,克敌制胜,狠狠地打击这个用优雅举止也无法掩盖其恶毒本质的吸血鬼。就算费里德教导了自己剑术和搏斗术,也不过是奉女王命令罢了,其实和克鲁鲁一样想要利用自己,利用作为终结的炽天使计划的实验品的自己。

    费里德玩味地弯起嘴角,摆出他的招牌笑容(女王评价“恶心”,一般的吸血鬼看到后就知道哪个人又要倒霉了),“你喝了桌上的红酒我就告诉你。”

     米迦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费里德眯起眼睛,一般这个时候,戏演完了,米迦转身离开,他是不会阻拦的。但是今天晚上,他不想浪费那杯年份久远的波尔多红酒,想看颜色瑰丽的酒液经过米迦的薄唇,流过喉咙,喉结上下蠕动使之滑进食道。他看过一次米迦喝血的过程(当然是女王的血),饥渴之极的年幼吸血鬼大口大口吞咽女王装在试管里的血液——这在费里德的意料之中,他从不喝人类的血,甚至从不直接喝克鲁鲁的血,第一次克鲁鲁咬破嘴唇嘴对嘴强制他喝下,第二次引诱他吸她手腕上的血,已经是米迦的极限——那种情感毫无遮掩的坦诚的宣泄,与平时的他截然不同。挑拨米迦,让米迦露出与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的神态,成为费里德从那时起培养起来的兴趣。

    平时的米迦把自己缩在一个硬硬的壳中,以冷漠无欲的表壳示人,而真实的他,却藏在壳子里,藏在过去的岁月中,只有在不得不满足生存所必须的生理需求——喝血时才微微表露的本来的

真实的米迦,很有意思,自己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自从来到吸血鬼地下都市就学会在吸血鬼面前伪装自己。杀死他家人,放走百夜优一郎后就更是封闭自我,构建一层厚厚的壳把以前的百夜米迦尔以及他的感情藏在里面,用跟死了没什么两样的皮囊示人——啊啊啊,这样一想就更想扒开壳子把真实的米迦尔拽出来看看啊,只有自己能看到的风景,除了杀他家人时露出的真实的凶狠一面,真想看看啊,其他样子的米迦,只对自己展现,而不是对碍眼的小孩子们(包括百夜优一郎)。那时自己正走过一条巷子无意中看到一向冷面冷心的米迦正窝在杂货箱旁喝女王赐予他的血,表情完全放开,冰晶一样的蓝眸被纤长的睫毛遮住,半睁半闭。想要看到更多米迦真实的一面,不是作为旁观者,而是面对面,快乐的悲伤的,只想他对自己展现。

     想要……撕破米迦的伪装。

    回过神来时,米迦的冰冻般的视线用几乎要凌迟他的力度狠狠瞪着自己,而自己正捏着他的胳膊。费里德心里苦笑了一下,居然走神了。

     下一秒,一股大力袭来,背部狠狠地撞到墙上,眼前费里德两手制住自己,红色的耳坠因为剧烈的动作甩到自己的脸颊上,冰凉的触感,和费里德戴着手套的手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费里德.巴特利?” 米迦一开始有些慌乱,但很快调整过来,在这个老奸巨滑的第七始祖面前,不能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否则他很快就会抓住你的“马脚”,然后用优雅的薄唇、华丽的辞藻、贵族式抑扬顿挫的语调触碰你的痛处,通常还会往你的伤口上撒盐——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是别人的毒药。他就曾经笑着用谈论天气的嗓音轻轻松松夺去自己家人的性命。

     “啊哈,米迦,不要这么抗拒我嘛~试着接受我,怎么样?”与话不相符的是他俯首米迦的颈边,深深吸了一口气,就露出尖利的犬牙,咬了下去。

      米迦放弃争手臂上的力气,在獠牙触碰到自己的一刹那,一个快速的膝踢让费里德不得不放开一只手对他的桎锢,米迦趁机隔开另一只手,狠狠一推。

    此时米迦的脸上已经刮起了大风暴,脸沉的像山雨欲来的黑云。

   “费里德,我警告你,这是第三始祖克鲁鲁.采佩西的地盘,这里严令禁止吸血鬼直接吸食人类血液,初拥除外。同类相食更是触犯女王和吸血鬼城的尊严。你应该最清楚的吧?”米迦就是这样,越到关键时刻越是冷静。

     “你认为这种约束对我有用吗?”

     “没用,但是我想这个有用,你现在还虚弱着吧。”米迦把手握到剑把上。

     “你惹火我了,米迦君。你刚才差点踢到我。”费里德答非所问。

     “我想那种东西对你们应该……”

     话未说完,天旋地转,米迦被压制在厚重绵软的波斯地毯上。不同于上次,这次一点撞击的声音也没有,只有关节被生生掰断的声音。 

     米迦痛的满头是汗。右臂要废了吧,他想。

     “哎呀,不好意思,用力过大,不小心……”接着刚才踢过费里德下雝体的左腿被压至骨折,另一条腿也被费里德用腿死死压着。

      “你不让我吸血,我不吸。不过,让我们来做些更有趣的事吧。”反正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被我吸的(你知道同类之间吸血代表什么吗,我亲爱的米迦君?),就像你小时候一样,用无辜又诱惑的表情靠近我,眼里带着崇拜与臣服……想到这里,腹部窜过一阵热流,一直通到下体。

     “你……你居然……你敢!”感受到费里德抬头的欲郺望,年轻的吸血鬼三年来第一次产生被雷劈中的错觉,和被一直“相信”自己的费里德发现他们逃跑时相同又不同。一样不可置信,那种被冷水从头浇到脚的感觉,从头凉到脚。隐隐又多了一种触碰到同性“隐私”的生涩感——虽然过了初精的年级,他也仅仅是在不得不解决的情况下手郺淫获得释放、匆匆了事,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对自己的欲望视而不见。晾在一边过会儿就好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今天的练习量还没达到。他总是这样想。但是基本常识自己还是懂得的,15岁时费里德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给了自己一本人类的性启蒙书。“从此打开了成人界的大门。”拉库斯这样调侃说。不过他向来不认为将来某一天自己会与别人结合。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费里德看着“小野猫”被自己拔掉爪子后惊慌失措的模样,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你觉得,我连女王命令都敢违背,还有什么不敢的?”他凑到米迦开始充血的耳朵旁边私语。

      费里德不再犹豫,薄唇压着米迦的唇厮磨,气息交融。米迦的脸感受到银发吸血鬼冰冷的气息,惊颤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死死闭着唇,突然右臂断臂处传来激痛,就在他猝不及防张口呼痛的瞬间费里德长驱直入,霸道地在他口腔里逡巡一番,快速舔一遍牙床,在犬牙那好好流连了一番,连上颚里面最靠近喉咙口的地方也不放过。

     “唔……唔……” 叫喊被堵在喉咙处,无法吞咽的唾液顺着形状优美的下巴滑到脖颈上,消失在衣领中。

     就在米迦用力咬合的前一秒,费里德离开米迦的唇来到脖颈处舔舐唾液,顺着唾液的痕迹再次来到嘴唇的地方,嘴唇抵着嘴唇轻笑,“哼哼,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呀,太过傲慢可不好哦~”

    “哎呀,你的体温上来了,是因为细胞还在运动,新陈代谢的原因吗?” 

      羞恼、愤恨涌上脸颊,使得那里绯红一片,晶莹的肌肤映着艳若桃李的脸颊,让人忍不住去采撷。

      一点也没变啊,米迦,一点也没变,啊啊,还和以前的你一模一样。

    

    

 ——【TBC】

 

  

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下章继续~

 

                                         

      

 

评论
热度 ( 65 )

© 孙翔的耳钉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