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米】 06

十分对不起,月底才更文。最近在忙考研的事,虽然还有半学期我们才报名,嘿嘿,实在十分担心我是否能考入那所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学校啊~

    




        身体很温暖,在梦魇中几度困扰自己的痛也像消失了一样,眼睑处很痒……

        米迦无意识地转动眼珠,如蝶翼般的眼睫扑闪着。靠在米迦脸旁盯着米迦睡颜的孩子惊喜地道:“他……”刚说了一个字就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捂住自己的嘴,转头对同伴小声说道:“他醒了。”

     他的同伴——一个深褐色头发的小女孩,立刻打开门——还记得是轻轻的——跑出去报告费里德大人。

     不一会儿,米迦睁开眼睛,看见银发吸血鬼站在自己床前从上而下看着自己,后面站着两个身着家畜服的人类孩子,一男一女,好奇地来回看着自己和费里德,其中一个……米迦惊讶地睁大眼睛,是那次他回到以前住的房子时看到的小女孩!

     “米迦君,感觉怎么样?”费里德近乎温和地问着话,眼神却还是睥睨地看向睡在床上的米迦。

      米迦撑着手臂,艰难地爬起来,“他们是谁?”一开口才知道自己的嗓子已经哑了,喉咙口艰涩难受,声音像被磨过的砂纸。

       费里德弯起嘴角,居然又不顾自己的情况问起别人来,真不愧是米迦啊。同时示意小男孩端来桌上的水杯递给米迦。

      不知怎么地费里德想起自己解开捆手皮带抱起他时昏睡的米迦紧皱的纤眉慢慢舒展开来,头动了动,在自己的怀抱里寻找一个舒服的睡姿。费里德失笑,想起100多年前自己出于无聊想培养一项兴趣,从人界抓来一只小野猫,养了很久,从竖起全身的毛抗拒他到在他抱起它顺毛时舒服地眯起眼睛,懒洋洋地摇摇小脑袋,趴在他怀里打盹。米迦君如果是猫的话……不不,怎么会比现在的他更有趣呢,更何况他们无法转化人类以外的生物,当初他为了延长这只猫的生命在它喝的水中加入自己的血,结果它喝了后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是在寿命到了的时候死了。米迦就不一样,和他一样拥有永生的生命,可以陪自己很久很久……啊,只有在他睡着时才会展露这么无辜可爱的样子啊……和小时候一样。

    “嗯~他们是来换东西的哦,对吧,孩子们。”

     “嗯,费里德大人,这次不用我们的血吗?这样就可以获得药了吗?”

      “是的。你们去我的管家,就是接待你们进来的吸血鬼那去拿吧。”

      “太感谢您了,费里德大人。”

      “谢谢您!”此时的小女孩完全不同于那时的她,眼里全是恭敬感激,还鞠了一个90度的躬。

       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米迦叫住了他们,“等一下,”对着小女孩,“是谁生病了吗?”

      “非常抱歉!”小女孩又鞠了一个躬,“我那时不知道您是费里德大人的……亲近的人,多有冒犯,请原谅我,我的弟弟……就是您上次遇见的男孩子,他现在发了高烧,所以……如果您有怒气请对着我来,请不要怪罪我的弟弟,他什么也不懂!”

       “哦……”米迦还在迷糊中,身体的不适让他接受新信息的速度都慢了一些,慢慢消化小女孩话中的讯息,“这样……不是的,你没有错,我更不会把怒气撒在小孩子身上,倒是你们,”看了看另一个孩子,“照顾一个高烧的孩子真的没问题吗,食物药品被子什么的都齐了吗?”

       “不用担心,”在一旁看了一会的费里德好似听懂了他们没头没尾的话,难得放软了声音(嗯,是孩子们的幻觉),“该给的我都给了,你还是好好养病吧。”

            反正他对米迦关心人类小孩没有意见,因为他原来是人类嘛,又是在孩童时变成吸血鬼的,对同样被豢养的可怜的孩子难免心生亲切同情,他昨天的怒气固然有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听话,更大的原因则是因为他和不改接触的人接触还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尤因,就知道不应该安排他做老师,都和克鲁鲁说了这么多次了,她就是一意孤行,安排他做新兵教官兼老师,我主动申请做米迦的剑术指导员,还让最会隐藏气味的手下即时跟踪米迦,居然还让米迦遇上了他……

         “费里德大人,米迦尔大人,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就走了。”女孩子说道。

          “好,管家就在一楼门口等着你们,去拿药吧。”

         “好的,谢谢您,费里德大人,那么,我们走了。”女孩拉着男孩有礼貌地告别离开。

         “米迦君,现在感觉怎么样?那里还痛吗?”

        “你……滚!”不提起还好,一提起,尤其是被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提起,简直是火冒三丈——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耻辱、无能为力的无助和愤恨。

      “啊哈,我还以为你的反应会更激烈呢。”

          米迦尔干脆头扭到一边不理他。

         怎么做过一次就感觉米迦小天使超可爱了呢?

         “再不滚想我下床就砍你吗?”

           好吧是我的错觉。

           “你不是想听我的故事嘛~我是来和你说的。”费里德坐在正对床的真皮沙发上。

            “嗤,”米迦扭过头正对费里德,“你会告诉我吗,费里德.巴特利。”还有搞清楚,我不是想听你的故事,我是想知道你的弱点啊混蛋。

           “嗯~我们可是守信的种族,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呦~我昨天在我们相亲相爱时讲的,你可能……”

           话未说完一个枕头扑在自己脸上,随后而来的金发吸血鬼双手掐住脖颈,力道奇大无比。

            费里德冷静地擒住米迦手腕,把他甩到床上,扑上去,抓住另一只手腕。手肘撑在米迦身旁,居高临下地俯视米迦。

            “不要一再挑战我的极限,米迦君。你们人类怎么说的,男人做郺爱时讲的话都是不做数的,不要让我也……”

              “你爱讲就讲,不要废话连篇。”米迦打断他。

            “呵呵,冷静下来了吗。”费里德没有恼羞成怒 , 反而勾起嘴角 , 放开米迦重新坐到沙发上 , 右腿翘到左腿上,还一荡一荡地, 心情很好的样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对,你没听错,就是人类的农民家庭,有一个比我早几分钟的双胞胎姐姐,虽然只早几分钟,可是从小她就十分好强,处处显示做姐姐的威风。在20岁生日的那天,父亲为了庆祝我们的生日,带我们去很远的一座山打猎探险。我们进了一个山洞,然后被吸血蝙蝠咬了,就变成吸血鬼了。”

          “……没了?”米迦正听得入神,这只吸血鬼的进度却忽然加快,一个急刹车,结局了……

            “嗯~接着就是姐姐被一个叫野村的骗了,在战场上为了他死了,昨天是她的忌日。”  

           “所以你……”米迦尔心情挺复杂的,这只人皮兽心的吸血鬼难道还有人类的感情?

            “去找你之前我才去过她的坟墓,接着就和你比剑,亲爱的米迦又下手这么狠心,这让我很伤心呢……”

           外表优雅的吸血鬼一改之前有些沉重的语气,又变得油腔滑调起来,语言轻浮得让米迦想砍掉他的一只臂膀。

           不着急,以后总有机会的。

            米迦暗暗对自己说,故事里有些东西被他故意省略了吧。

           “对了,那个野村是怎么回事?是人类吧?”米迦打断费里德的废话,捡重点问他。

            “是的,他是人类,不过后来被我姐姐转化了,这个卑贱的人类。”

            “转化了,那他现在在哪儿?”

              “米迦君,你不觉得你问得太多了吗,嗯~”费里德眯起血红的眼睛,之前一直貌似随意的语气带上了冷峻的杀气,似乎让这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坦坦荡荡地望向费里德的眼睛,米迦心想,这只吸血鬼果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知道这个野村是谁,也许就可以真正地击溃他。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可以出去了。”米迦开口打破这令常人窒息(不包括他)的寂静,我要好好消化一下今天听到的事情。

                “啊哈,米迦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啊,我很高兴呢~那么我先出去了。”

               “对了,”费里德手刚碰到门把时回过头来,“忘了和你说,昨天的你真的很可爱又性感,让我神魂颠倒呢~”

              “滚!”一个枕头过去,终于让那个无耻的银发吸血鬼消了音,随着“咔”的一声轻轻的门响,房间重归平静。

              米迦静静地侧身躺在柔软的床上,思考自己醒过来发生的事。那个小女孩,原来是那个男孩的姐姐,难怪这么维护他,想原来的我们百夜孤儿院的孩子们,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也是这么相亲相爱,互相照顾。都是苦命的孩子,改日我给他们送些食物吧。醒来时,也许是昨晚自己失血,居然一瞬间对血的渴望达到了一个巅峰……还好我忍住了,没有失控扑上去对他们下手,不然和那些恶心的吸血鬼又有什么两样。不过这下得小心了,不能再失血了。

           此时的米迦,还未想到,一年后的自己,由于新宿之战和青梅竹马意想不到的相遇改变了命运轨道,自己不管是被敌人还是被最亲近的人都伤害至深,失血很多,最后……

           米迦坐起来,发现床头桌上有一管克鲁鲁的血液,是费里德从我衣兜里掏出来的么——这个可恶的吸血鬼还乱动别人的东西,总有一天要砍他的手砍个千万遍,让他再也恢复不起来!

            米迦大口大口地喝着血,直到管子见底还意犹未尽,那种眩晕的快感和满足感是任何饮料或食物也无法满足的,当初当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吃人类的食物和喝人类的饮料,只有血液才能满足自己时,那种眼前暗无天日的黑暗比知道父母抛弃自己时还要痛苦,那时还有同伴,有百夜孤儿院的家人,现在呢……形单影只,只能靠思念还活着的优和怀念他们家人以前一起生活的快乐的点点滴滴存活。

            真快呀,吸血鬼的恢复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自己刚醒来时明明还有失血的眩晕和私郺密处的疼痛的,可是过了这一会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难怪他们吸血鬼平时训练时下手狠辣,完全不在乎身上被割出来的伤口,像没看见一样继续对砍,真是一个群奇特的生物啊,他们难道不知道疼痛是什么吗?皮肤和肌肉被划开,甚至刀口深到见骨,就算痊愈的很快,但那种激痛和细胞快速重生的痛苦总是有的啊,还是他们已经习惯了……

          啊啊啊,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管好就想他们的破事,管他们去死,米迦把手放到额头上,刚才费里德不让自己知道关于那个和自己一样从人类转化的吸血鬼的讯息是……想到这里,一个吸血鬼的名字跃入脑海,尤因 .温斯特,昨天费里德的反常,尤因的故事,费里德的故事,像一条线上的珠子一样,一下子就串在了一起,可是尤因只说被一公一女母两只吸血鬼救了,又没说他们的名字,说不定是其他的吸血鬼呢,而且费里德说的是野村,不是尤因,不对,名字可以改,关键是费里德对这个野村与他姐姐的往事讳莫如深,根本不想提的样子,一带而过,而且他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没提时间,如果是200多年前……这就说明,他根本就不想自己和这个从前叫野村的吸血鬼多接触,对了!他昨天好像和我说了什么尤因是“间接害死我姐姐的凶手”,刚才又说什么姐姐“被一个叫野村的骗了”“在战场上为了他死了”,对,就是他,故名野村,现名尤因.温斯特,那个“不该接触的人”!

          费里德不想让自己多和他解触,大概也是不想让自己找到他的把柄,并且和尤因结盟,恒生枝节,坏了他的炽天使计划,哼……

          看来改天要在不惊动费里德的情况下找尤因好好谈一谈了。

6小时前,费里德府邸

           哎呀,刚才不小心透露给米迦君尤因是间接害死我姐姐的凶手了,难道刚才涌到胸口的情绪是愤怒吗?我已经多久没有过这种情绪了呢?为米迦君脱离我的计划见不该见的人的愤怒?这可真是有意思啊,米迦君还真是总给我带来惊喜呢。

           费里德慢慢品着自从在米迦身上喝过后就变得格外美味的波尔多红酒,慵懒地靠坐在黑色波文涅皮革沙发上,享受似地眯起血红的眼睛。

           不过谅他也不敢说他与姐姐的纠葛。这下有趣了,既然米迦都见过那个人了,就让我再加些砝码让我无聊的生活更有趣些吧。


评论
热度 ( 31 )

© 孙翔的耳钉v- | Powered by LOFTER